陳柏睿:别让生活耗尽了你的耐心和向往 路的尽头还有诗和远方

2018/5/25 20:34:37  来源:第一旅游网 (共有【字号

  作者简介:陳柏睿,笔名桅杆,水瓶座,天津大学毕业,高级工程师。原海南省政府处级公务员,后下海经商。喜欢旅行及收藏,走过全球的52个国家和地区,包括南、北极。收藏有近千种贝壳和60多个国家的一千多枚纪念性钥匙扣,本文写于摩洛哥之行途中。 
    卡萨布兰卡(摩洛哥之行1)
    从香港经8小时飞行,到了阿布扎比,经停两小时,当地时间3点飞卡萨布兰卡。
    我们这个团不大,仅11人,加上导游共12人。途中导游小王告诉我们,我们这次行程赶上了斋月,有点不巧,也许会有些景点不开放。不过,没有体检过斋月旅行的我们,也许会有另一种收获。
    途中,遇上许多自由行的中国人,其中有一个女孩是独自前往摩洛哥,准备玩半个月,另外有两个自由行女孩准备呆一个月。不知道这些中国女孩子为什么这么勇敢,独自去一个陌生的伊斯兰教国家旅行,也许是受三毛的影响吧。
    凌晨,红彤彤的太阳从黑暗的云层中缓缓地钻出来,我隔窗在万米高空享受着这一美妙的过程,这与我每天早上在海口家里阳台上看到的晨曦,完全不一样,我沉浸在异样的景色中,晨曦一直伴随着我们。
    飞行旅途是愉快的,两本书、一部片子伴随我打发时光,半躺半坐沉睡里的梦也很香甜,美丽的阿拉伯空姐和美食让人舒心。
    当地时间7:00,飞机终于落地,到了,卡萨布兰卡,心情难免有些兴奋和激动。这是被一部电影所名扬天下的城市,是被几段台词打动的城市。
    卡萨布兰卡的天气不错,20度,今天碰上斋月第一天,所有店铺和餐厅基本关门,不过不影响我们的行程。上海旅行社的张导带我们前往市区。卡萨布兰卡有410万人,是摩洛哥最大的城市,是经济首都,有三大气侯,大西洋、地中海和大沙漠气侯。
    摩洛哥面积有45.9万平方米,共3800多万人口,75%是阿拉伯人,20%柏柏尔人,其余为以色列人。西撒哈拉大沙漠,与利比亚有领土争议。90%是伊斯兰教徒,属逊尼派,有少量基督徒。官语为阿拉伯语和柏柏尔语,西语和法语也流行。
    直布罗陀海峡仅18海里,与琼洲海峡一样宽,对岸就是西班牙,海峡由西班牙控制。
    摩洛哥原属古罗马帝国范围,七世纪阿拉伯人进入並建国,后来西班牙、法国相继殖民,1956年独立,所以在文化上具有多元性。穆罕墨德六世国王也是宗教领袖和国家军队领导人,具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属政教合一国家。
    卡萨布兰卡位于大西洋海边,城市街道笔直,是法国人规划建设的。两旁的房子並不高,在卡萨布兰卡的乐曲中穿越街区,别有一番风味,这座城市是因为为首曲子而改的,是西班牙语‘白色的房子’的意思。
    摩洛哥经济以磷矿加工为主,大量的磷酸盐出口中国,近年对中国开放免签后,旅游业大增长。摩洛哥贫富差距较大,普通人工资平均约三千多人民币,人均寿命仅65岁。
    柏柏尔人是原住民,属贝因都人,是游牧民族,在八世纪之后阿拉伯人入侵后才开始转信伊斯兰教。
    哈桑二世清真寺号称世界第三大清真寺,位于大西洋岸边,我们用了一个多小时进出观看、拍照,摩洛哥大理石的米黄色大理石,让人感觉很养眼。五亿五千万造价的清真寺艺术价值很高,具有典型的阿拉伯建筑风格。
    克里咖啡厅位于街边,困斋月而关门。我们只好在门口徘徊,回味电影<北非谍影>中的场景,正是这部电影的主题曲,才让这座城市改了名字。世界上多少人因此慕名而来,就是想在这里喝杯咖啡,寻找一种旧日情怀。没有喝上咖啡的我,坐在小门口吹起了口琴,算是补上一点点缺憾,可惜没人在帽子里放点硬币。
    漫步鸽子广场和哈桑五世大道,白房、棕榈树和紫红色三角梅构成的街景,似曾相识,闲情雅致。
午饭是在一家山东老板开的上海饭店吃的,饭菜还挺合口味,两天没有吃到中国餐的驴友们狼吞虎咽地一下子吃完了。
    午后的骄阳有些灼热,从卡萨布兰卡前往马拉喀什要三个多小时,汽车掠过两边的麦田和荒野,起伏的丘陵把视野引向远方,令人心旷神怡。 再见了,卡萨布兰卡! 
   马拉喀什(摩洛哥之行2)
    早晨六点,马拉喀什在晨曦和鸟啼中苏醒,这座被誉为红色皇城的城市显得非常优雅而安静,整座城市没有超过三层的房子,全部塗成了土红色,在初升的太阳抚摸下,更加美丽。晴朗的天空,万里无云,清爽中带点寒意,大道上无一行人,只有几辆汽车和摩托车匆匆而过。棕榈树、橄榄树、仙人掌、三角梅和不知名的花草默默无闻分享着太阳的爱意。
    独自徘徊,沉浸于异国早晨之美…
    马拉喀什,柏柏尔语意译为‘上帝的故乡’,始建于1072年,有千年历史,被誉为‘南方的珍珠’,曾用过‘摩洛哥’作城名,摩洛哥国名出自于此。
    马约尔花园似乎到马拉喀什的远客是必访之处,我们也不例外,早上九点多就来到花园,不到半小时,己走完一圈,除形态各异的鲜人掌外,並没有多少特别的植物花卉。幸而一幢小蓝房有故事可讲讲,马约尔是个人名,花园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三百多种植,对干旱的北非来说,算是一个了不起的奇迹,但对于从热带地区来的人来说,的确没什么看头,而且这座花园并没有明显的园林风格。
    马拉喀什街上的马车很多,还有驴车,与汽车、摩托车一起构成了混合交通模式。摩拜共享单车则排在街头,几乎无人享用。
    巴迪皇宫位于麦地那老城,始建于1578年,距今已有五百多年,是萨丁王朝为战胜葡萄牙人而建,效仿西班牙阿罕布拉宫建筑风格,需步行穿过老城窄巷才能抵达。五月的太阳並不很热,我们在千年老城的窄巷中行走,街边两旁全是小商铺,各种各样的小吃、手工艺品琳琅满目,令人目不暇接,我们仿佛回到了千年前。巴迪皇宫具有典型的阿拉伯建筑风格,马赛克拼图和石膏缕雕是表面装饰形式,完全是手工工匠之杰作,值得细细品味。
    马拉喀什博物馆是一座老皇宫,里面展出许多柏柏尔人的古老物件和服饰,东西並不很多,中庭的大铜灯和人物油画展倒是很吸引眼球,柏柏尔人的陶瓷制品也很独特,与中国人的有所不同。
    杰马夫纳广场,也称为‘不眠广场’,是一个巨大的露天广场,具有千年历史,被列入联合国文化遗产。广场各色人种很杂,很多生意摊上摆着水果、干果及种类繁多的工艺品。说实话,摩洛哥的旅游纪念品实在没什么值得买的,我费了很大的功夫,才选到了几枚纪念钥匙扣。乘马车绕城而行,令人爽快,在新城区感觉漂亮整洁,红色花园小别墅透出富贵气息。半个小时左右,我们又回到广场了,导游告诉我们,这里晚上才是最热闹的。
    夜幕降临之际,一场雷雨下来后,所有声音消失了,宁静的夜,将送一天疲倦的我们进入梦乡。马拉喀什,最后一夜。 
   阿伊本哈杜土城(摩洛哥之行3)
    阿伊本哈杜土城,建于8世纪,有一千多年历史,被列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文化遗产。是柏柏尔人建立的古城堡,山顶是粮仓,下有护城河,土城是为防止外来强盗所建,有类似于福建客家人的‘围楼’的作用。
    依山而建的土城堡,很有历史感和艺术感,简洁方形建筑虽没有同期世界其他文明建筑的规模和奢华,仅不失质朴而美丽。
    穿过护城河,沿古街而上,犹如穿行于千年前的历史中,红墙土房仿佛在向行人叙述古老的故事。
山顶上的土楼,是柏柏尔人的粮仓,约十多米高,犹如一座神塔,护佑着千年不朽的灵魂。山脚下护城河的红水潺潺而过,橄榄树和棕榈树呈现绿色生机。
    站在山顶,望四周,空旷无比,可揽尽山川,蓝天白云下的远方山峦连绵,不禁感叹大自然的壮伟。
红海行动、阿里巴巴和十四大盗、权力的游戏等大片都在这里取过外景。
    燃画,是一种古老的绘画,用藏红花、茶、颜料画出后,用火烤干便成,我很喜欢,买了二幅。
    古老的柏柏尔人性情温和,感情质朴,不会欺客,让人喜欢。
    虽然,只有很短的时间,但是,我记住了,阿伊本哈杜,我要把那幅燃画挂在房间,永远纪念这一短暂的美好。 

   撒哈拉沙漠听雨(摩洛哥之行4)
    撒哈拉沙漠的雨,轻轻飘来,我站在沙漠不远处的小旅馆阳台上,呆呆地看着。
    原本六点是骑骆驼去沙漠看日落的,却被雨拦住了。沙漠一年少雨,大约才有十多天,而且不早不晚,被我偏偏碰上了。这种概率比在北极看极光还要少。世间的事,总是这样的令人捉摸不透,也许安心享受撒哈拉的雨声,也是一种缘分。
    即然如此,我为什么不可以静静地听一下撒哈拉沙漠的雨声呢?在家乡海口,雨声听得太多太多了,撒哈拉沙漠的雨声有什么不同呢?
    沙漠,因为没有绿色植物,也就没有水汽蒸发,缺少云形成的条件,所以就变得少雨。撒哈拉沙漠是世界上最大的沙漠,有906万平方公里。有些时候,撒哈拉沙漠几年也没下过一滴雨,所以雨对这里是多么地珍贵。在撒哈拉沙漠听到雨声更是难得。
    雨一阵阵飘来,我好奇地听着,沙沙沙,在这雨声里,我仿佛听到了哭泣,是三毛夜里为了荷西而哭泣。三毛那种为情所伤的情感,不就像撒哈拉沙漠的雨,非常稀少吗?
    手捧三毛的<撒哈拉的故事>,感动,一种从未有的感动由然而生……
   西撒哈拉沙漠之夜(摩洛哥之行5)
    夜幕降临,鼓声响起,已到了晚餐时间。几位柏柏尔人餐厅厨师和服务员击鼓,欢迎我们依次入座。
    一大盘半只烤羊端了上来,哇,香喷喷羊肉味引得大家垂涎三尺。今天是驴友陈建奋请客,1500元的迪拉姆,订了半只烤羊。陈建奋亲自操刀,切开了烧羊,大家兴致勃勃地用刀叉吃了起来,味道非常好。大家一致认为,我们吃到了世界上最好吃的羊肉了,羊肉无膻味,非常鮮美,没有那么多肥肉。我长这么大,也是第一吃到这么好吃的绵羊肉。可惜今天是斋月,不能买酒,大家只好就着矿泉水,边吃边喝。半只烤羊,十个人分享,大家都鼓足干劲,撑死了也不放弃这餐美味,女生们一边叫撑死了,一边将羊肉放入口中。帅哥们拿着大块羊肉慢慢地啃。没多久,就也烧羊给吃完了。
    末了,几盘装着西瓜和香瓜的水果上了。大家又美美地吃上了,真甜美,赞口不绝。
    鼓声又起,柏柏尔人用击鼓来宣示晚餐的结束,我们一同加入击鼓,一同欢乐。
    雨,还在继续,虽然没有看到沙漠日落,但大家依然兴高采烈地度过今夜。
    西撒哈拉之夜,我们不负此时此刻。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摩洛哥之行6)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一队驼影在星光下缓缓行走,几个柏柏尔人光着脚牵着骆驼,向东方走去。
    从黑暗中走向光明,为的是看看日出。红色的沙丘形成的线条有些朦胧,交错起伏的弧线是那么地自然完美,这种完美又显得有些凄凉。也许这里才能寻找到那种‘到处流浪’的感觉,三毛伟大的作品不就是在这种状态下产生了灵感吗?
    云,挡住了初升的太阳,只有一线光明从云层中透出来,给人在微寒的大漠中些许温馨。渐渐明亮的大漠呈现浅红色的美丽,广角视野让人心旷神怡。
    以往看到的大漠都是米黄色,红色沙漠还是第一次看到,太美了,我不禁感叹到。
    古往今来,多少骆驼队影穿行在大漠中,每一次穿越都是一次壮举。我仿佛看到了古丝绸之路上的驼队之旅,把东西方文明连结到了一起,多么伟大,我从内心发出敬意。 
    “西出阳关无故人”,此时不禁想起古人的诗句,与大漠作伴,唯有孤独。向孤独索句,诗文一定精采而流传千古。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三毛的诗,齐豫的歌,伴随着驼背上的我流浪,流浪…

   舍夫沙万(摩洛哥之行7)
    如果你有忧伤,请来舍夫沙万。因为,这里有蓝白相间的色彩。
    如果你寻浪漫,请来舍夫沙万。因为,这里有蓝白相间的色彩。
    很久很久以前,一位伤心的犹太人,为了解去心中的忧愁,把自己的小屋塗成了上白下蓝的色彩。不料邻居们都很喜欢这种蓝白相间的房子,结果大家都来效仿。久而久之,整个小镇都变成了蓝白相间的色彩,于是‘蓝白小镇’ 之名便传播开来,于是很多人慕名而来。
    五月的舍夫沙万,风情万种,世界各地的美女们,穿着色彩鲜艳的衣服来这里拍照留影。究竟是蓝调色彩衬托了美女的美丽,还是美女的装束点缀了小镇的美丽,谁也无法解释。总之,美女们都兴致勃勃,不舍得放弃任何秀一下的机会,舍夫沙万正好可以满足女人的虚荣心。
    双双牵手漫步的影子,晃动在蓝色中,是多么地幸福浪漫和温馨。舍夫沙万为所有爱侣准备了一份的礼物,就是在这里五指相扣,享尽浪漫。
    有人说这里是‘天空之城’,没错,天空的蓝和云朵的白不是一同掉进这座小城了吗?
    尽管一眼望去的房子有些凌乱,但总的色彩是和协的,蓝与白搭配出来的小城色彩是梦幻的。由下而上的穿行,犹如在天空中徘徊,感觉是那般的异样而舒心。早晨、中午、黄昏和夜晚,舍夫沙万都会变化中不同的景色来诱惑你。这是我喜欢舍夫沙万的原因。 
    一座城市的色彩,可以改变她的命运,这就是舍夫沙万的神奇之处。
    如果你来摩洛哥,千万不要错过,美丽的蓝白小城。 

   斯帕特海角灯塔(摩洛哥之行8)
    早晨的太阳照耀,北非大西洋与地中海陆域交接处的斯帕特海角矗立着一座金黄色的灯塔,这就是著名的斯帕特海角灯塔。海角隔着直布罗陀海峡,对岸是西班牙。斯帕特,在古埃及被称为‘边界’之意,作为一个海洋之间分界点,斯帕特这个名字也许是再恰当不过的了。
    斯帕特灯塔,建于17世纪西班牙统治时期。灯塔是上圆下方型的,约十多、二十米高。世界上大多灯塔都是圆型的,这座灯塔也许代表了一种更加古老的建筑形式。我惊奇的发现,这座灯塔似乎是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力山大法罗斯灯塔的一个翻版。法罗斯灯塔在12世纪初已在大地震中坍塌,倒入海中。伊斯兰教早期建筑是仿法罗斯灯塔而建,至今摩洛哥清真寺的宣礼塔基本保留着这一古老的设计方案,怪不得斯帕特灯塔整体布局和外观很像摩洛哥的宣礼塔,具有典型的阿拉伯建筑风格。
    尽管,我看过很多世界著名的灯塔,包括好望角、合恩角,博斯布鲁斯海峡、西班牙大西角、哈瓦那的灯塔。然而,我最喜欢的是斯帕特海角灯塔。灯塔的位置、布局、造型、色彩都很完美,成为海角一道不可多得的地标建筑。
斯帕特海角灯塔,象一位威武的哨兵,紧盯前方,在为直布罗陀海峡站岗,查巡着每艘过往的船只。这座灯塔是非洲大陆最北端的灯塔,与非洲大陆最南端的好望角灯塔遥相呼应,成为非洲两个最重要的灯塔。
站在灯塔下怀古,历史的风云再起,这里从未平静过,腓尼基人,古罗马人,奥斯曼人,阿拉伯人,葡萄牙人,西班牙人,英国人,法国人都曾在这里进行过激烈的争夺,这足以说明这座灯塔位置上的重要性。这座灯塔见证了17世纪以来的历史变迁。
    我热爱灯塔,或许是所学专业和职业习惯使然,斯帕特海角灯塔让我怀古远思,我想用一首小诗,纪念此行。 
【责任编辑:汪超】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