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鉴定:“长白山石磬”是长白山历史文化重要依据

2018/4/9 14:54:26  来源:长白山管委会 【字号

  摘要:4月8日,“长白山石磬”鉴定会在长春召开,来自吉林大学、吉林省文物鉴定委员会、长白山文化研究会、长白山池南区、长白山讷殷古城等单位的专家、学者与省内主流媒体参与了本次鉴定会。

  

  长白山地区曾是女真族先民重要的生活区域,在长白山历史文化考古活动中,女真族先民是如何利用石器作为乐器来进行祭祀的,一直难有定论。如今,长白山池南区锦江河口处采集到的穿孔石器,让这一问题的论证有了新的发现和探索的方向。

  【存疑】专家受邀来“鉴宝”

  3月28日,在长白山池南区讷殷古城的讷殷博物馆内,几块保存相对完好的石器悬挂在陈列架上,吉林省博物院原副院长赵聆实受邀为馆内工作人员讲解这些石器的历史背景。经过他的观察考证,这些石器实为古代的一种打击乐器——石磬,其时代或为新石器时期。

  “石磬是古代祭祀中普遍使用的一种打击乐器。”赵聆实说,“当时,生活在这里的先民们崇尚万物为灵,当他们遇到一些自然灾害和异象时,便会用一些原始的宗教方式来祭祀,从而衍生出大量的用于祭祀活动的器具。”

  这些采集自长白山池南区讷殷古城附近的“长白山石磬”作为讷殷博物馆的镇馆之宝陈列其中,但对其时代,我省考古专家仍有疑问。

  4月8日,由长白山管委会池南区组织的鉴定会在长春召开,邀请了来自吉林大学、吉林省文物鉴定委员会、长白山文化研究会、长白山池南区、长白山讷殷古城等单位的专家、学者,以及吉林省内主流媒体参与了本次鉴定会。吉林大学文学院、边疆考古中心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考古学会旧石器专业委员会副主任陈全家,吉林省委宣传部原副部长,吉林省长白山文化研究会会长,吉林省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馆员张福有,吉林省博物院原副院长,吉林省文物鉴定委员会主任委员,三级研究员赵聆实,吉林省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三级研究员王文锋,吉林大学艺术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吉林大学公共艺术教育与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国高等教育学会音乐教育专业委员会理事刘哲共同对带孔石器进行了鉴定。

  【揭秘】“长白山石磬”采集地附近曾发现五万年前石制手斧

  鉴定会上,吉林省委宣传部原副部长,吉林省长白山文化研究会会长,吉林省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馆员张福有和池南区委书记曹树清介绍了穿孔石器发现和采集的具体情况。

  据介绍,2014年,张福有在长白山南坡调查松花江上游历史文化资源时,于长白山池南区女真祖源之地的讷殷古城附近发现一件旧石器时代的石制手斧,经鉴定,距今约有5万年。

  2016年,他与长白山池南区委书记曹树清又一次来到讷殷古城附近的石制手斧发现地时,发现了一块穿孔石器,表面有磨制痕迹,应是人工所为,不是自然形成,很有可能是古代时期的石器。经过对古城周边地区的寻找调查,终于在长白山池南区讷殷古城内发现大量石碓,并在这里采集到了2-5号“长白山石磬”。

  2017年9月30日,中国百佳深呼吸小城第三届(长白山)旅游文化节暨首届深呼吸小城县(市/区)长论坛期间,张福有受邀介绍长白山历史文化,向与会者展示和介绍了石磬。

  “之所以认为它是石磬,主要原因是它表面有打击和悬挂的痕迹,在《全唐文》中曾有这样的记载:石磬长悬,洪钟不著。说明石磬在古代即有悬挂和打击的使用特征。”

  张福有告诉记者,以史为鉴,也可证明长白山石磬的历史来源,“唐代渤海国向唐朝贡和日本人从长安、洛阳归国时所走的路,是渤海国朝贡道,途经长白山地区。唐代诗人皮日休在《送圆载上人归日本国》中写道:‘讲殿谈馀著赐衣,椰帆却返旧禅扉。贝多纸上经文动,如意瓶中佛爪飞。飓母影边持戒宿,波神宫里受斋归。家山到日将何入,白象新秋十二围。’可见现在的长白山池南区正是这条朝贡道的必经之地。而唐代诗人陆龟蒙在《和袭美重送圆载上人归日本国》中则提到了石磬——晓梵阳乌当石磬,夜禅阴火照田衣。以此两首诗为佐证也是长白山石磬来源的重要历史证明。这些石器的采集是了解长白山历史文化最直接的资料,也是论证东北文化的重要线索。”

  【推测】它们是新石器时代的祭祀文化

  长白山讷殷部落研究专家程伟光在鉴定会上表示,今天能够在长白山池南区采集到这些穿孔石器绝非偶然。“这个地区自古以来就是女真民族的聚居处,人口最多时达到十万人。我认为长白山石磬应是当时女真民族的萨满教在祭祀时使用到的一种乐器。”

  针对“长白山石磬”可能源于长白山地区原始祭祀文化这一说法,吉林大学艺术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中国高等教育学会音乐教育专业委员会理事刘哲表示,石磬是中国古老的一种石制打击乐器,在周代可为“八音”中的“石”音。磬的历史非常悠久,早在远古时代,先民们狩猎劳动之后敲击石制生产工具发出不同的声音。慢慢发展到在片状石制生产工具上钻一个孔,穿上渔绳进行敲击发出更美妙的声音,有意识地装扮成各种野兽的样子手舞足蹈呼喊,以示部落的强大。这种敲击出声响的石器就被逐渐演变为后来的打击乐器——石磬。距今为止,我国挖掘出土的最早具有乐音的乐器是八千年前的“骨笛”,但人类产生打击乐器的年代一定会比具有不同音高的吹管乐器形成的时间更久远。这些长白山石磬的确切年代,还有待考古专家们进一步考证,其功能上不排除为萨满祭祀乐舞所用乐器的可能。

  【鉴定】长白山历史文化(发掘中)的重要依据

  经听取长白山穿孔石器发现经过介绍,专家组通过讨论评鉴,形成统一意见,一致认为:

  一、长白山穿孔石器,命名为:“长白山石磬”。

  二、长白山石磬1号,是长白山早期人类击打乐器。长白山石磬1号,从结构、形态到音色,符合石磬的形态和敲击产生悦耳共鸣的基本特征。长白山石磬2号、3号、4号、5号,推测为“长白山石磬”的早期形态,可能用于在祭祀、乐舞活动中击打节奏。也不排除其他功用。

  三、长白山石磬的发现,为研究石磬的起源及萨满文化,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见证,对研究长白山历史、文化具有重大意义。

  四、建议有关部门对长白山石磬的发现地点,做好保护工作,深入开展调查与研究。

  1号“长白山石磬”

  “这个发现,使我们对长白山历史文化的认识进一步得到深化,长白山石磬与女真祖源之地讷殷古城,共同成为了长白山历史文化的重要依据,丰富了人们对‘肃慎氏之国’祭祀活动的想象。对保护、传承、挖掘、研究长白山历史文化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意义。”长白山池南区委书记曹树清表示,“长白山石磬”将作为讷殷博物馆的“镇馆之宝”面向世人公开展示。

【责任编辑:吉林频道】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