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泉散记

2014-2-22 16:22:03  来源:第一旅游网 【字号

  摘要:上泉,古泉群,泰山南麓最大的泉群。北依圣山,南临汶水,名泉清激,日涌3万立方,以泰山余脉之山为池,地下径流西行遇阻喷涌而出,俗谓泉头者。

  

  上泉,古泉群,泰山南麓最大的泉群。北依圣山,南临汶水,名泉清激,日涌3万立方,以泰山余脉之山为池,地下径流西行遇阻喷涌而出,俗谓泉头者。泰城沿104国道南行15公里,过一“泰曲路收费站”西拐即是也。虽是雨水难得的春季,但斜贯东西汇集百泉的青云河,没有季节,依旧澄静潺潺。两岸林木葱绿,农夫劳作田间,水中蒲草遍生,鸭鹅嬉闹其间,小石桥静静的横在河面,恭候着对面的老石屋,老石屋里鹤发童颜的老人。老槐树下,百泉争涌,千石竟秀,几通石碑默默地立在旁边,似回味着天地沧桑的变迁。昔年嗜茶如命的乾隆,看到泉水清鉴肌骨,食之清爽甘冽,曾慨叹道:真乃上乘之泉也!清代戏剧家孔尚任也留下了“基壤寰,灵应泉;流地脉,护千秋”的诗句。古泉、古槐、古石桥、古石板路、古民居,伴着清晨红艳的霭霞,和着挑水姑娘快盈的脚步,一起歌唱。

  神灵的泉近来才刚刚为外人所惊觉,遂有印满各种图册的彩影流传、千里慕名的旅客踏来。上泉之名,因地势得名,更因帝王的频频到来而名。我所欲者,极致美景而已,神韵滋味而已。

  这是一个没有是非、冷暖和喧闹的世界。因为即使你身临其境,也无法确信它是真实而非梦幻。沉浸在这真与幻的遐思之中,你早已没有了冷暖、喧闹以及一切的躯体的感觉。这里有的,只是美。

  上泉的泉景,不像济南的趵突泉,有高楼大厦的衬托;也不像泗水的泉林,有青山绿岭的壮势。这里泉由平地涌,满眼是田园,乡风流不尽,泉韵在心间。这里处处渗透着灵雅秀美,流露着生动灵气。但等您走去,又感到她秀美而不拘谨、清秀而不单薄、闺秀而不小气,雅秀而不疏远,您会感到她是天地灵气、人与自然的最完美结合。

  我的脚步随泉水行进,我的心中陡然生出一种不希望它继续前行的情感来。我既急于探索前方浅浅折折的泉流的美景,又害怕惊扰了水中嬉闹的白鸭。我宁可它永远停留在此处。

  而生命之舟却不可能永远停留在此时,于是现实中的船也不得不继续前行。此时,河对岸飘来了“梆梆、梆梆”的豆腐声,清亮、圆润、悠扬,充满了的自足和自乐。因此,这豆腐声也就充满着摄人魂魄的诱惑……

  路尽头,是一段满是芦苇的河面,不远便是荷塘。岸上的小花怒放着,频频向河面示意,怎奈:潺潺泉上水,不恋岸边红。

  夕阳西下,晚霞映红了西天,执首西望,看千鸟竟飞,我忽对人生有了一种新的认识,对生命有了一种新的感悟……

  静静回了,我死拉着我不肯动的双腿,依依别去超然物外的情思。我留下了我绿色的眸光,永远在泉边凝视……(

  上泉,古泉群,泰山南麓最大的泉群。北依圣山,南临汶水,名泉清激,日涌3万立方,以泰山余脉之山为池,地下径流西行遇阻喷涌而出,俗谓泉头者。泰城沿104国道南行15公里,过一“泰曲路收费站”西拐即是也。虽是雨水难得的春季,但斜贯东西汇集百泉的青云河,没有季节,依旧澄静潺潺。两岸林木葱绿,农夫劳作田间,水中蒲草遍生,鸭鹅嬉闹其间,小石桥静静的横在河面,恭候着对面的老石屋,老石屋里鹤发童颜的老人。老槐树下,百泉争涌,千石竟秀,几通石碑默默地立在旁边,似回味着天地沧桑的变迁。昔年嗜茶如命的乾隆,看到泉水清鉴肌骨,食之清爽甘冽,曾慨叹道:真乃上乘之泉也!清代戏剧家孔尚任也留下了“基壤寰,灵应泉;流地脉,护千秋”的诗句。古泉、古槐、古石桥、古石板路、古民居,伴着清晨红艳的霭霞,和着挑水姑娘快盈的脚步,一起歌唱。

  神灵的泉近来才刚刚为外人所惊觉,遂有印满各种图册的彩影流传、千里慕名的旅客踏来。上泉之名,因地势得名,更因帝王的频频到来而名。我所欲者,极致美景而已,神韵滋味而已。

  这是一个没有是非、冷暖和喧闹的世界。因为即使你身临其境,也无法确信它是真实而非梦幻。沉浸在这真与幻的遐思之中,你早已没有了冷暖、喧闹以及一切的躯体的感觉。这里有的,只是美。

  上泉的泉景,不像济南的趵突泉,有高楼大厦的衬托;也不像泗水的泉林,有青山绿岭的壮势。这里泉由平地涌,满眼是田园,乡风流不尽,泉韵在心间。这里处处渗透着灵雅秀美,流露着生动灵气。但等您走去,又感到她秀美而不拘谨、清秀而不单薄、闺秀而不小气,雅秀而不疏远,您会感到她是天地灵气、人与自然的最完美结合。

  我的脚步随泉水行进,我的心中陡然生出一种不希望它继续前行的情感来。我既急于探索前方浅浅折折的泉流的美景,又害怕惊扰了水中嬉闹的白鸭。我宁可它永远停留在此处。

  而生命之舟却不可能永远停留在此时,于是现实中的船也不得不继续前行。此时,河对岸飘来了“梆梆、梆梆”的豆腐声,清亮、圆润、悠扬,充满了的自足和自乐。因此,这豆腐声也就充满着摄人魂魄的诱惑……

  路尽头,是一段满是芦苇的河面,不远便是荷塘。岸上的小花怒放着,频频向河面示意,怎奈:潺潺泉上水,不恋岸边红。

  夕阳西下,晚霞映红了西天,执首西望,看千鸟竟飞,我忽对人生有了一种新的认识,对生命有了一种新的感悟……

  静静回了,我死拉着我不肯动的双腿,依依别去超然物外的情思。我留下了我绿色的眸光,永远在泉边凝视……(郑升宝)

【责任编辑:刘学巧】 打印